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执念为光1 > 第四十七章 月剑

第四十七章 月剑(第1/1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那黑衣刺客逃跑以后,便不知什么原因再也无人打扰古伤修炼,很是奇怪。

不过,古伤的剑技短短的几天又迎来了升华。没错!就是这短短的几天!

这小庭院中,忽然天色大变:刚才还是朗朗晴空,下一刻就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暗夜!

天空之上还有星光点点,紧接着就是一轮皓月当空,那是星河璀璨的盛景。

古伤站在屋顶之上,他的面前果不其然出现了两个人夜黎还有月痕。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夜黎已经将这里屏蔽,这座庭院的一切气机绝不可能被其他人察觉。

因为他们随便的一个都足以惊世骇俗!绝对能让这整个皇城震动!

而且天知道月痕又会做出什么来?他随便的举动都会让这里夷为平地!

“神子殿下,我感受到您的剑道一定是突飞猛进!”

几日之前月痕在那灵魂空间,原本黑暗混沌的星河界域变得更加闪耀起来,无数星辰变得明亮刺眼,点缀在无边虚空之上。

“这”当时的景象,美轮美奂,四周都是耀眼的月芒

他不用想都知道古伤已经又有所突破,不过古伤当时仍在打坐。

现在他当然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盘问一下。

“其实也只是小有成就。”古伤并不觉得自己多了什么,他也只是学了一招半式而已。

对于领悟那奇妙的剑法,他可真的还差十万八千里。

“殿下,您的紫月剑气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如此的与众不同?”

月痕可是清楚,自己一族可从来都没有过,就连他们信仰的月神,也是纯白之剑气,可以说白月已经是千载难逢,可这紫月又是什么情况?

古伤微微一愣,:“这就是我按照剑诀修炼出来的剑气,怎么了?有问题吗?”

这可是天大的问题!月痕心中万匹野马狂奔而过。

“毕竟是神王之传承,自然无比独特。”

夜黎提醒到,面带春风与笑意他最喜欢的就是月痕这样的表情。

“好吧!”月痕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毕竟古伤这个人全身都是谜,给他带来的震惊还少吗?

看来自己要学会适应啊!不然还能怎样?

不过,月痕抬起双手,轻轻一抓,古伤只感觉一阵眩晕,然后猛然发现明月、数不清的繁星近在眼前?

这手摘繁星,拉近月亮,这是什么通天手段?

只怕是传说中的神吧!

果然不出夜黎所料,这个疯子什么都做的出来!

如果不是他将这里屏蔽,恐怕这个世界就要被毁灭了。

但是,世界虽然没有被毁灭,古伤却接近毁灭的边缘!

冷,好冷这些星辰是冰冷的,没有丝毫的热度,古伤仿佛堕入寒夜冰窟。

而且古伤现在面对的是群星和皓月,他承受着天大的压迫!

古伤或许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

“神子殿下,近距离的感受月亮,您才能领悟它的强大,领悟他的奥妙。

现在您修炼月之武技将会一日千里,所以希望神子殿下能潜心研究。”

月痕之前可是见古伤竟然使用了夜黎的魔技,这成何体统?

堂堂正正的神子殿下怎么能学习魔人的伎俩?要知道,他身边就有正派人士!

月痕可是神月一族的后起之秀,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同时,他淡淡的瞥了一下夜黎,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夜黎神子当然就应该修炼正派武技,而修炼他的剑谱更让他倍感荣耀!

他终于在夜黎手中夺了先机,之前都是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月痕志得意满的同时,古伤可就不能淡定了。

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手脚冻僵,而且在星河的压制下,他经脉的流转格外缓慢,几乎半废。

“神子殿下,我们就不打扰你清修了,马上告退。”

月痕拉住夜黎,只见纯白的极光一闪,他们消失在了原地。古伤“”

没办法,古伤只能听天由命了,谁能想到发生这种情况?

古伤的身体已经凝结了一层浅浅的冰霜,他的眉毛,他的唇瓣都能窥见点点的冰白,而且漫天星辰的压迫他几乎要跪下。

于是古伤艰难的运转玄气,他的身上是白茫茫的气息在沸腾,他身上的冰在迅速的消散,他的血液开始流动,

终于在这残酷的静谧中稍稍立足。

古伤立即在这茫茫的月色下舞剑,星光剑影,这一刻仿佛融为一体。

是那身影随月而舞,还是明月相伴?

一时间难以说清。

不知过了多久,古伤古伤的周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浩瀚寰宇,无数遥远而暗淡的星光隐隐闪烁在黑暗的边缘。

只不过虽那些璀璨的星河熠熠生辉,但还是有些许的距离与遥远。

古伤整个人的神采焕然一新,他经过星月一段时间的洗礼,全身气势变得凌厉,犹如一把出鞘利剑,锋芒毕露。

他眼中尽是星河,然后,就是一剑挥出,紫月剑光穿过无边无际的星河,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里宛若碧波荡漾,在剑光下留下了层层的涟漪,有了些许的波动。

古伤笑了,笑的如此的神秘莫测

庭院之外,是风流统领仓皇地赶来。

他也是刚刚听说古伤遇刺的消息,如此的慌张与急迫,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威严和镇定。

平日里惜才如命的他怎会对古伤遇刺毫不担心?

所以他第一时间赶来,关心古伤的安危。

“参见统领大人!”庭院之外是众多的守军,他们整整齐齐,听候风流的发落。

“古伤在里面怎么样了?”风流急切的问道。

“报告统领大人,他一切安好,而且打退了刺客。”

“那就好!对了,那刺客是什么来历?”

风流隐隐感觉不可能这么简单,丞相怎么可能会再次失手?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凝真境界。”风流当场石化。

古伤才刚刚修玄一境,竟然能打败凝真境的刺客?

所以说骨伤根本就不能以常人的眼光看待,但这着实让他吃惊不小,因为二者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

风流立即来到小庭院门前,他要找古伤,他要问个明白。

可是,他却发现根本打不开房门。

风流可是地武强者,怎么可能会这样?

周围的下属士兵也很奇怪,不过风流立即运转全身的武道之气,以全力,终于打开了这扇门。

那些守卫的士兵很是惊讶,他们不是震惊于风流的强大,而是被他全力开门的景象吓到。

这门有那么恐怖?

风流稍稍整理,然后就是径直走入。

不过,当风流走进那扇门之后,他的眼前没有古伤,没有庭院,只有那群震惊着的士兵。

这是怎么回事?风流的表情极为丰富,此时此他的下属们面面相觑,这让他很是尴尬。

风流再次走入那扇门,不过出现在眼前的仍然是他的部下。

这是什么鬼?如果不是旁边的这些部下,风流可能要瘫坐地上!

他现在无比确信,这绝对涉及空间法则,只有君海境界的无上强者方可领悟!

整个帝国只有曾经正直风华的陛下触及过!

风流立即闪过惊恐的神情,不过他戎马一生的传奇经历让他镇定下来,他立即转身离去

这被设下禁制的庭院绝对无人可入内!

这是何等的手笔?

古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些他现在不可能知道了,他唯有离开,再待下去无任何意义。

“统领大人,这是什么法术?”那些守军可是全都看在眼里。”

无需多言,安心戍守,等里面的人出来,第一时间通知我。”

风流只留下这一句话便已远去,只余一群僵直在原地的士兵。

他不知道,这跟本不是古伤所为,而且这房间里设下的封印,岂会和他想的那样简单?

明明是超凡境!这个世界都无人可解!

在小院里,古伤正沉溺于舞剑。随他剑舞,皓月愈发圣洁。

一团黑暗的出现却给天空蒙上了一层灰暗。

凝视着正在远去的风流,还有正在大门前震惊,不知所措的士兵,他低语道:

“该不会吓到他们了吧?”

不过,当他抬头看见庭院上空仿佛近在咫尺的冷月星辰,还有一个人影身上早已凝结冰霜,仍在练剑。

他顿时十分坚定:总比看到这些好吧!

(稍稍给自己放个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