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84章 这个问题很致命

第1084章 这个问题很致命(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灰原哀看研究资料看到半夜三更才睡,第二天仗着自己现在是小孩子,自然地睡懒觉。

池非迟倒是起了个早,在房间晨练完冲了个澡,听到附楼隐约传出小提琴声,出门过去跟主人家打招呼。

附楼一楼的休息室里,羽贺响辅站在窗前拉小提琴,听到有人进门的动静后,转头打招呼,“池先生,早啊!我给小提琴校音,是不是吵到你了?”

“早,”池非迟进门,“是我自己醒很久了。”

羽贺响辅把小提琴放下,走到桌前,看着还没拿走的盒子,“那支竹笛,你真的不要吗?我们都不会演奏,一直存放在这里很可惜。”

他准备动手烧楼、杀人、自杀,想把朋友感兴趣的东西送一些,不能大张旗鼓,以免被看出异常,但池非迟正好在这里,就算只能保住一支珍品笛子也好。

“不要。”池非迟再次拒绝。

羽贺响辅心里有准备,没放在心上,把手里的小提琴放回琴盒,“池先生,你相信报应吗?”

“不信,”池非迟放竹笛的木盒里有笛膜和胶块,用茶杯在纸上倒了点水,沾湿胶块,拿起笛膜在笛子孔上比划了一下,“我更信命和运。”

“命和运?”羽贺响辅不解。

池非迟低头给竹笛贴笛膜,“准确来说,我更相信运。”

羽贺响辅失笑道,“我忘了,你是商人,大概是比较相信运气这种东西。”

池非迟没有解释,不是商人的原因,是他身边有运气好到爆表的锦鲤少女、光之魔人,不得不信,贴好笛膜后,转头问羽贺响辅,“听竹笛演奏吗?”

“好啊,”羽贺响辅开玩笑道,“我想把笛子送给你,就是在打这个主意呢!”

晨曦初升,光芒穿过窗户照进屋里。

长笛横放,池非迟头正身直,手指轻松在笛孔上起落、移动,舒缓的旋律在室内缓缓流转。

羽贺响辅沉默下来,看着窗外被阳光照亮的院子。

这首曲子明明曲风简单,在笛声演绎中,却也纯净得让人有着如在云端的心旷神怡,明明声调素淡,却让他听出了一半哀伤一半期盼。

一开始,他还留意着音高、音准,但很快就无心顾及了,过往的记忆一点点被勾动,在脑海里静静回放,让他只想视线无焦距地看着开阔的地方,静静坐着、回忆着,似乎这么坐一辈子也没关系。

曲笛笛身粗长,音色圆润淳厚,吹奏本来就讲究气息饱满均匀、运气绵长,体内气息足够的池非迟就像开了作弊器。

整首曲子下来,池非迟压根没换过气,全靠身体里积攒的氧气维持着身体所需的消耗和吹奏的送气,再加上一些技巧,竟然将前世没怎么学精的竹笛吹出了大师级的感觉。

他现在有些理解小泉红子一言不合砸魔镜、用宝珠防长痘的败家行为了。

在这个时代,一些能力在关键时刻是能用上,比如说他的‘储氧’梦力,但只要有准备,普通人也能用氧气瓶等东西替代,而且更多时候,这些异能力只能用来做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

比如吹笛子

一直到尾音结束、房间的余音散尽,羽贺响辅才收回思绪,大概是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太久,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下,才笑问道,“池先生,你真的不愿意收下这支笛子吗?”

“不要,”池非迟把竹笛放到桌上,“改天来找你再试试别的曲子。”

作为音乐世家的人,羽贺响辅自小经受音乐熏陶,对于好的曲子、乐器音色,会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期盼。

对未来的期待,他已经给羽贺响辅了,也只会给这么一次,就看羽贺响辅自己愿不愿意放弃杀人自杀计划。

羽贺响辅一愣,随即笑道,“好啊,那我就把竹笛给你准备好,对了,你刚才吹的曲子我没听过,该不会又抢先一步挖出你的藏品了吧?那么名字呢?曲子有没有命名?”

池非迟看不出羽贺响辅有没有打算放弃,也没观察下去,“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吗,”羽贺响辅脸上笑容有些感慨,“确实贴”

“怎么不继续了?”

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急促得不太正常的女声。

门缝后,一个头发凌乱的老妇人只露出半张神情呆板的脸,眼睛空洞地盯着屋里的两人,见两人转头看她,又急声重复了一遍,“怎么不继续了?”

“绚音伯母,”羽贺响辅起身上前开门,扶住老妇人,“您怎么来了?”

“怎么不继续了?”设乐绚音似乎就只会重复这么一句,依旧直勾勾盯着池非迟。

池非迟跟设乐绚音对视了一眼,平静移开视线,看向羽贺响辅。

对方的这种神情和目光他很熟悉,在青山第四医院见过很多次,知道沟通困难,还是交给了解情况的人来处理比较好。

不愧是音乐世家,就算精神不太正常的人,都能跟着好音乐找过来。

“不好意思啊,池先生”羽贺响辅说了一句,转头看到津曲红生带着设乐莲希、灰原哀过来,扶着老妇人道,“伯母她好像犯病了。”

“绚音太太,”津曲红生快步上前,打算搀扶设乐绚音离开,“我们先去吃早餐。”

“叔叔,池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设乐莲希话还没说完,突然被设乐绚音推开,吓得惊呼一声。

在一旁打哈欠的灰原哀都被吓了一跳,精神了。

设乐绚音快步跑向池非迟,皱纹密布的脸上神情依旧呆板,双眼却带着一种诡异的光彩和执着,“怎么”

“要先吃早餐。”池非迟平静脸回了一句,主动上前,然后越过跑过来的设乐绚音往门口走。

设乐绚音停步,然后‘哦’了一声,跟上池非迟。

其他人:“”

这就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