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穿成气运之子的死对头 > 第68章你谋害皇后

第68章你谋害皇后(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雪贵妃自然也好不了哪里。

昨夜牧慈把人拍了之后,沈肆年又让人狠狠地把人折磨了一顿,甚至直接把她和侍卫苟且之事,揭发到了皇帝之前。

证据确凿之下,雪贵妃直接被赐了一杯毒酒,因关系到皇帝的面子尊严,所以这件事知晓的人很少。

只是对外放言,雪贵妃身患重病,救治无效,身亡了。

雪贵妃的家人自然是知晓实情的,现如今人人自危,祈求着皇帝不要因为雪贵妃而牵连他们。

牧慈听得目瞪口呆,默默地为沈肆年竖起了大拇指。

她只是想给雪贵妃一点教训,随后还要靠她发扬自己的事业。

可如今,直接被他给团灭了。

她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该乐还是该哭。

只不过,沈肆年能为自己做到如此,心里还是暖暖的。

整个人直接扑进他的怀里,蹭了蹭他的胸膛,“阿肆哥哥,你真好!”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讨好。

沈肆年揉了揉她的头发,把她往怀里带了带,“好的话,阿慈要不要嫁给我,嗯?”低哑暗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

牧慈身子都软了,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躺在他怀里,眨了眨眼睛,“好的啊。”没有娇羞,光明正大的说出口。

牧慈已经不在是以前的傻白甜,不像以前那般,行动上的矮子,最近经过银子的熏陶以及那些爱情的话本子,她也已经明白了。

两人酱紫酱紫不是为了双修。

而是因为彼此相爱。

她觉得,她很爱沈肆年,因为在和他酱紫酱紫时,她身体和心情都是十分愉悦的。

比吸气运都愉悦。

脸颊缓缓变红,眼角带着一丝泪珠,蒙雾雾的,诱人极了。

沈肆年眸光一暗,整个人瞬间不好了,抱着她的手臂不断加紧,又加紧,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抱着牧慈直接进了屋子,砰,把门关上后,直接一挥衣袖,施了法术。

屋子里,花层渐渐跌落,落在地面上。

艳丽的花娇艳绽放着。

若隐若现,隐隐约约。

层云叠嶂,徐徐渐进

屋子外,银子飘在半空,看着紧闭的房门,陷入了沉思。

金子一甩尾巴,水光四溅,啪嗒、啪嗒落在她身上。

“死咸鱼,你有病啊。”银子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水,恶狠狠的瞪着池子里的金子。

金子吐了一个泡,翻了一个白眼,“你个色女,别看了,在看他也是你得不到的男人,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和小祖宗抢男人?”

“我劝你善良,小心天打雷劈。”

金子看着银子,耐心的劝诫着。

别以为他不知晓,最近这朵花,时常盯着沈肆年。

看在住在同一个池子里,他才好心提醒。

银子被气得险些吐了一口鲜血,咻的立马窜下来,双手直接掐住金子的脖子,“你不会说话就闭嘴,什么叫我要和小祖宗抢男人。”

“老娘才劝你善良,你肯定是嫉妒我在小祖宗心里的位置嫉妒我,你陷害我。”

金子不停地挣扎着,水光四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一直在偷看沈肆年。”

银子直接一甩,把金子甩出了池子,伸手戳着他的眼睛。

金子:这没法活了。

等日后劳资化形了必定让她好看。

“你个死鱼眼,你瞎啊,难道你没发现最近王爷怪怪的吗?”

满满都是嫌弃的语气。

金子险些吐了一口血,扭过头,不理会。

“我觉得王爷最近变得厉害了,刚刚我居然看到王爷身上闪过一抹金色。”

而且,最近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血冷,也让人越来越害怕,有压迫性。

就如同小祖宗一样。

这是来自强者的威压。

尽管之前沈肆年也让人害怕,但没有如今恐怖。

现如今,只要他看你一眼,就让人直接跪下来。

恐怖如斯。

不是跟一只傻鱼说得清楚的。

太阳缓缓西斜。

屋子的门依旧没有打开。

自从牧慈和沈肆年表达心意之后,沈肆年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跟在她身边,或者把人藏在府里。

然而,这一切都是奢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